<optgroup id="002vt"><tt id="002vt"><p id="002vt"></p></tt></optgroup>

      <i id="002vt"></i>

      <i id="002vt"></i>

      <thead id="002vt"><tt id="002vt"></tt></thead>
      <i id="002vt"></i>

      入學咨詢: 400-6200-333 中文|English 校歷

      我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然后呢?

      2019-03-07

      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

      一群人可以走得很遠

      一個團隊可以走得很有意義?

      編者按: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很多人選擇既然如此便“隨遇而安”,用淡然生活當做懶惰的借口,用“與世無爭”作為放棄的口號。然而,不開始、不挑戰、不突破,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會成功?當我跨越了山和大海,我發現,失敗只有一種,那就是“半途而廢”。在青島墨爾文有這樣一群年輕人,他們是學校引進的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的參與者,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打起背包,踏上旅程,探索與挑戰,收獲的是感動,積累的是一生中寶貴的財富。

      項目簡介

      the Duke of Edinburgh InternationalAward——愛丁堡公爵獎創立于1956年,由英國女王的夫君菲利普親王(愛丁堡公爵)發起,鼓勵14到24歲的年輕人參加社會活動,積極鍛煉身體,發展興趣愛好,并熱心助人,用樂觀的心態面對生活。

      2016年2月21日,12名來自青島墨爾文中學的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踏上了愛丁堡項目香港之旅,開始了他們為期六天的戶外體驗之行。參與者Yuki Hu 在旅程結束后,與大家分享了全程的心得體會,讓我們跟隨著Yuki的記錄,一同感受心靈的成長:

      裝備篇

      圖里的東西,除了錢包是一出門Mr.Ranson(此次活動的帶隊老師之一)就說不用帶的東西之外,其他都帶上了。出發時在酒店稱重14.5公斤,回來的時候在機場稱重10.3公斤(去掉了氣罐、食物和水、相機放進隨身行李等等的重量)。

      其實還是背了些沒用的——喝的,根本沒精力去喝;浴巾,有兩個營地有沖涼,但是沒錯,是涼;衣架,換下來的衣服都沒有再穿,回家再說吧;雨衣,天氣預報每天都有下雨的可能,實際很幸運地只有第一天下了,沖鋒衣的防雨功能就夠了;拖鞋,只穿了一次,太冷了穿不住雖然有一段一直在海邊走,但我們的行程和速度并不允許我換下鞋去玩玩水;圍脖,衣服的中高領也就夠了;墨鏡,這幾天根本沒太陽;紙巾,隊里面帶的卷紙都用完了,我的這包沒開封,其實我們也沒多帶太多,就一卷,是吧……

      然而我們并不能扔掉我們不需要的東西,所以得一直背著。嗯,就是這樣。

      有些東西真的非常實用,比如一雙好的登山鞋,舒適、防水,四天下來腳有多疼、起不起泡,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此;防水的沖鋒衣或者皮膚風衣;保暖的絨衣;頭燈,晚上扎營和最后一天凌晨上山,必須要有;手表,因為每天要走的時長必須超過8小時,休息時間不算在內,我們必須得有時間概念來控制我們的行程安排。

      學校的爐頭,在香港買的氣罐,什么的都還挺好用的;還有凈水藥片,主要成分是氯化銀,凈化出來的水化學味道很淡,反正我就正常地喝了。

      后悔沒帶的東西:更厚一點的睡袋,晚上的故事后面會寫。手套,爬山又冷又被草劃的時候。登山包,忘了拿另一個70升的了,50升的這個大小夠用,但是太老了,里面老化到掉渣,每次拿東西滿手渣,洗漱完滿臉渣……

      飲食篇

      這幾天吃飯,基本上就是早上燒一鍋熱水,一桌人的泡粥泡燕麥沖咖啡就夠了,加堅果和腸。午餐面包和腸還有罐頭什么的。晚餐吃面,兩天意大利面配醬,一天日本湯面。晚餐過后刷碗洗漱就睡了,一天內餓了吃堅果吃能量棒。畢竟在戶外,也就這樣了。帶了青汁,想補充fibre,也并沒有弄。Mr.Ranson老師也不是那種喜歡吃菜的,我目前看到他喜歡的就是肉肉肉和甜甜甜,哈哈……

      爬山確實會很餓,我前幾天到還沒怎么樣,可能是身體里存了太多的營養儲備吧,帶了七根能量棒,前三天每天只吃一根,第四天爬山吃了四根……我當時想著從明天開始減回食量,不然會很恐怖。
      做飯的時候很簡單,因為基本就是燒水等水的過程...我也并不知道為什么四個人吃著煮面,分著一包醬,還都吃的那么開心,渾身暖洋洋的。

      第二天是Jane的生日啊,我們在海邊營地的那一晚,烤了棉花糖,一如既往天堂一般的美好?。 近期不想再吃任何堅果了,現在吃什么堅果都沒有味道,嚼蠟一樣。

      每個晚上都會凍醒六七次,無論怎么蜷著,搓身體,暖寶寶,都沒有用。更深露重,靠著帳篷邊其實都是濕濕的,我那雙冰冷而作痛的腿簡直不想要了,那種無助讓人只想罵人。每夜都是醒來,在心里罵著睡過去,再幾十分鐘之后凍醒,反反復復直到天亮。

      走路并不是一件多費心神的事,所以這幾天雖然每天11點多睡,早上6點來鐘醒,每天比上學的時候清醒得多,I mean,上學的話每天總有困的時候,而這幾天白天走路的過程并沒有。

      最后一天為了看日出,我們晚上8點半睡的覺,1點半起床,3點開始爬山,一直到中午12點結束行程。之后從坐上車以后起,每一個坐下都是睡覺,一坐下就能睡,補不完的覺。在飛機上朦朦朧朧下飛機想明白了:畢竟在車上不管是哪里,也比這幾天睡覺的環境強。我怕我倒在宿舍的床上,明天早上起不來了就,我也更怕一覺起來,記憶都模糊了,所以趕快寫出來。

      “戶外治一切矯情”

      戶外治一切矯情,Anna說。什么潔癖,在戶外都得妥協,倒不見得非要邋里邋遢,然而環境迫使你沒有條件糾結在細小事情上。

      第一天小雨大霧,能見度有10米?對于路況還不熟悉的我們,以為山路真的有如此隱蔽,沒想到我們根本沒找到山路,而是自己開辟了一條...在草中泥中跋涉,太濕滑的地方干脆坐在草上滑......對,一尺多高的草桿,韌著勒過你的腿,帶著刺的莖纏在鞋面上,從那以后我們就再也不care臟不臟的事兒了。

      自己凈化水,用涼水洗腳,用手觸碰一切自然中的粗獷質地。風在臉上留下痕跡,樹枝在手上留下痕跡,泥在褲子上留下痕跡,這些都是我們一路走來的印證。

      小時候出去旅游看到背包客,覺得很不理解:好好拖著箱子,放在酒店里,一身輕出來玩多好啊,再說了,那么多行李,一個包怎么夠用???

      現在我能體會到這種行走的樂趣所在了,而且——如果住青年旅館的話,登山包里不用放帳篷睡袋防潮墊枕頭炊具每天口糧,其他東西確實不用多大地方啊。

      第三天扎營在一個小鎮附近,穿過小鎮,聽到有人指著我們說:“她們是真的背包客誒!”我們都要笑噴了好嘛

      行路難

      行路難,行路難。愛丁堡金獎要求每天走路8小時,不算休息時間,要記得我們每個人都一直背著身體四分之一重左右的背包。速度不要求,但我們總是有追求的,Ultimate 6 速度一直挺快的。

      沒有人之前做過任何類似的事情,我們的身體當然不適應長時間負重走路,腿和腳沒有一個地方不在疼,每天快結束的時候,每走一步都是艱難,每一步都是費了大勁兒的。

      我最疼的是肩膀,背包似乎要把我壓倒,死死地勒著我,像是背了一把刀,刀刃就卡在我的肩背上。

      下午三點左右會是我最累的時候,那個時候大家都會很安靜,只是各自默默地走著,各自忍受著自己的痛苦。頭腦放空,不想別的事,只是自然地感受身體的每一個部分,感受它的痛苦,感受痛苦慢慢消散,因為你的神經已經適應了。你并不思考怎么走路,只是默默地看著你的身體,自己組織著腳步,其實準確的說是你腦子里潛意識的部分,在不需要你覺察的情況下,自己組織著。有的時候它會出錯,你會一絆,或者一滑。

      很多時候不能全靠無意識,因為有意識你都控制不了。最后一天凌晨爬山看日出,山的坡度比在地圖上看等高線的時候更恐怖,經過了三天折磨的我,腿已經廢到極點。那些石階每一級都那么高,每抬一次腿都是痛不欲生,那點兒傷痕累累的脆弱肌肉,撐不起我的軀干,和它肩負著的背包。那一個小時日出前的黑暗,是我整個expedition中,最難的一段。

      從這幾天的身體疼痛反應來看,登山真的是一個全身性的運動,不光是腿,上肢和核心都要有所準備,所以感興趣的同學,可以練起來了。

      其實熬下來這一路的我們,回頭看看,正是因為有那些難關,才讓我們的征程更有成就感和滿足感啊,經歷了黎明前的黑暗,也沒看到日出。。。(因為大霧)。。然而在到達山頂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我心里的霞光萬丈。

      隊友篇

      最后一天最后一段路快到結束的時候,就是我們8小時時長已經夠了,已經完成了遠征要求,剩下要走的路只是到達巴士站,我看了看我們Ultimate 6的人,Anna,Catherine,Doris,Jane,Yuki,Mr.Sprietsma。因為我們是唯一一個U6年級的隊伍,所以取了這個超級6的名字……我們里面沒有誰是體育特別強身體特別好的,而且全是女生,然而最后決定參加愛丁堡計劃的確是我們5個,而且我們這么好地完成了。

      我們一路上有分工配合,有包容,有溝通鼓勵。我們就是如此瘋狂地第一天自己開辟了一條路,最后一天半夜爬上了鳳凰山頂,那個時候要是沒有你們,我肯定完成不了,這一路上沒有你們,8個小時的路怎么可能實現,十幾公斤的包怎么可能背的動。

      Mr Mark Sprietsma,自稱馬老師,在這四天三夜之中主要帶領我們這一組。爬山好厲害...各種像猴一樣從沒路的地方直上直下,在我們都快趴下了的時候還有勁兒跟我們賽跑...而他們都是和我們一樣負著重一路下來的。一路上很多的照顧,也多虧了和他談笑風生,每天的漫漫長路才不那么難熬。這幾天誕生出了太多的梗,寫都寫不出來,這些會成為我們ultimate 6,對,現在包括著馬老師的6人組的秘密語言。

      感謝遇到了你們,我們背著包走著的身影,讓我想起“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很遠,一個團隊可以走得很有意義?!泵疵磭},Ultimate 6。

      結束語:

      文已至此,小編想起了曾讀過龍應臺的一段話:“上一百堂美學的課,不如讓孩子自己在大自然里行走一天;教一百個鐘點的建筑設計,不如讓學生去觸摸幾個古老的城市;講一百次文學寫作的技巧,不如讓寫作者在市場里頭弄臟自己的褲腳。玩,可以說是天地之間學問的根本?!倍笞匀凰探o我們的又何止是書本里的學問?我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然后呢?

      圖|Yuki & Mr.Sprietsma

      秒速赛车全天精准计划